[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如少年】第十四章 下]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528cc.com 加入收藏夹!


当晚和一起来的几个同伴小聚了下,说实话和这些货也合不来,话不投机半
句多,酒都没喝热身就散场了。反正是半月后考核,平时表现 考试成绩,这些
货花在学习上的时间绝对连我的一半都没有,但我回国耽误了不少时间,他们都
有点幸灾乐祸,希望连我在内大家都考得烂,也许就法不责众了吧。
??出人意料的是欣雯和妙娟也出现在了Leah的Party 上,她们俩看着一脸懵逼
的我各种嬉皮笑脸。后来Leah向我介绍,说欣雯是她们最好的船运合作伙伴的老
板的女儿,认识比我还要早,我才意识到新加坡毕竟弹丸之地,指不定东拉西扯
就攀上关系了,也是醉了。
??Leah选了个海边的别墅包场,酒喝High舞跳High了以后出去到海滩上去疯玩。
我没多喝,喝不惯洋酒,稍微多点就反胃,感觉还不如国内的老白干。几个南美
的哥们都打算在沙滩上生篝火了,被别墅的保安和救生员给制止了,说这玩意儿
在新加坡违法,私人海滩也不行。
??欣雯和妙娟也没怎么喝,一直在跳舞,音乐声和尖叫声响彻耳边。妙娟过来
拉我一起下场,我苦笑着拒绝了,推说膝盖疼。妙娟在嘈杂的音乐里在我耳边大
声说,你还想不想我们两个带你去港口啦,想的话就陪我们。
??一男两女在一起总是怪怪的,一个满身酒气的小伙过来邀请欣雯,欣雯有点
皱眉往我怀里靠了靠,妙娟心领神会把那个哥们给拉走了。
??玩累了,我跟着她们来到海边,坐在沙滩上,望着远方暗黑色的大海。这里
的好处真的是一年四季一天24小时都不冷,海风吹在身上很舒服,就是有点潮湿
的感觉。
??Leah在海边踉踉跄跄地奔跑,突然她脱剩泳衣,想到海里游泳,一直看在海
边的一个保安飞快地过去把她拉了回来,Leah一下摔倒在海水里。我赶紧起身,
冲过去帮着那个保安把他拉了回来,这时有几个年轻人围上来,Leah轻微地啜泣
着,一个小伙坐在地上搂着他,轻轻地拍着她。
??欣雯把我拉到一旁,小声对我说,Leah马上要回国订婚了,很不开心呢。我
惊奇地说,订婚有什么不开心的,欣雯勉强笑笑,说婚事是家里安排的。我觉得
更扯了,说你说的这都是什么封建年代的事情了吧。欣雯说,Leah家算是贵族大
家族,不听从家里安排会失去遗产继承权和家族基金受益权的。
??虽然对Leah有点同情,但我也没放在心上,只是想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也是有
苦恼的啊。这时满脸醉意的妙娟蹦蹦跳跳回来了,说你们两个一脸严肃的干什么。
欣雯没有说话转过了身。我对妙娟解释说,Leah喝多了,心情不好。妙娟一副我
早知道的样子,她神秘地看了看欣雯去卫生间走开的背影,说如果这事发生在欣
雯身上,你怎么办?
??我听她话里有话,但不敢接茬,只好岔开话题说那个陪着Leah的是他的男朋
友么?妙娟点点头说是的,其实Leah本来也只是玩玩的,但现在有感情了舍不得
分。我心想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狗血剧情,不是说老外都是瞎来来的吗,竟然也
上演这种苦情戏,我摇了摇头,表示难以理解。
??妙娟坐在我身边,神秘地问我,你的表情有点奇怪诶,你是不是和Leah有过
一腿啊。我赶紧摇头否认,妙娟笑嘻嘻地说,你别骗我了,你这样的Leah肯定不
会放过的。
??欣雯回来了,脸色有点不太好。妙娟说晚了你送我们回去吧,我们可不想在
Leah的别墅里睡地板。对了,我看了下课表,下周三下午我们都没课诶,我们一
起去港口玩吧。
??周三下午欣雯父亲派了车到学校来接上我们到了港口,欣雯父亲的一个手下
带我们港口四处转了转,非常忙碌的装卸货现场,摆放着无数的集装箱,看集装
箱能看出个毛线来啊,我看得索然无味。欣雯说上船要做特别安检,不能带危险
品,我说我不上船了,没看头。
??旁边有个装卸区,自动装卸和人工装卸混合的,我稍微转了一下,看明白了
一点门道,记在心里。
??回到他们的办公室,面积还挺大的,一大堆订舱的,跟单的,报关的在紧张
地忙碌着,我看到一个订舱员电脑上显示化学品运输装船的字样,随口问了下说
你们化学品、危险品也承运么,欣雯有点小傲娇地说他们有个船队很现代化,危
险化学品的运费和保险费都很高,客户只愿意选他们。
??有一台电脑空着,工作人员走开了,我说我可以看看这个软件吗?我自己是
学IT的,有点兴趣。欣雯说你随意就好,别乱操作。我就点开软件装作漫不经心
地看了几眼,凡是整箱是化学品的都附加了一个附件,我打开了看了一下,是装
货清单,里面都是密密麻麻的代码和数字的表格,我很快地扫了一眼,一些熟悉
的代码和数字组合映入眼帘,我已经心里有数了。
??我装作无聊地关掉文件起身,这时背后传来一个洪亮的男声,雯雯你怎么不
带客人去会客室呢?一点都不懂得招待客人诶。来者是个50岁上下的看上去很威
严的一个中年人,我想这大概是欣雯的父亲了。
??会客室里摆满了各种水果、饮料和甜点,欣雯的父亲一边招呼我们吃水果,
一边礼貌地简介了下他的生意。我问这里发大陆的多不多,欣雯父亲说简直不要
太多,最近淡季了,之前几乎每天好几个箱子。我随口问发S 市的多吗?欣雯父
亲说最多的是宁波,S 市不多,有也都是化工原料类。
??我好奇地哦了一声,他喝了口茶,说出口到大陆的,主要是大马和新加坡生
产的化学品,他压低声音说,大马生产的价格便宜但质量一般,新加坡生产的贵
不少但品质好,你们大陆进口都是搭着买,半箱大马半箱新加坡的。
??欣雯插嘴说我们新山的厂不是因为污染严重关了吗?我点点头说新山离新加
坡这么近,肯定搞旅游更好一点咯。欣雯父亲赞许地看着我说,小伙子对大马很
了解啊。不过关了新山的厂,还可以在别的地方开厂诶,穷一点的地方不介意污
染这些的。我谦虚地说,我也是因为知道欣雯是新山来的,所以多少知道一点,
谈不上了解。
??欣雯露出一丝开心的神情,又好像有点害羞,没有说话。妙娟却夸张地说好
厉害的小一哥哥啊,什么都知道,不愧是优等生呢。
??晚上欣雯父亲做东,在附近的一家马来餐厅吃了顿饭。欣雯父亲介绍说他们
家从明清时代就从中国来了,后来家族结姻华人和马来人七三开吧。欣雯的妈妈
是正宗的马来人,所以欣雯身上的华人血统是少于二分之一的。妙娟自我介绍说,
她是祖父辈才去马来的华人,有八分之七的华人血统。欣雯父亲笑着说,在过去,
欣雯这样的叫娘惹,妙娟这样的叫新客。不过现在不太这么说了。饭桌上欣雯很
少发言,只是微笑着静静倾听。反而是妙娟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其实南洋本土华
人和当代中国人的文化差异还是不小的,我也不是个特能说的人,全程就在听妙
娟和欣雯父亲对话了。不过有一点,新马的本土华人,似乎在风格上更趋向保守
和传统一点。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很认真地啃书,因为英文功底还好,所以复习得也比较顺
利,基本一遍教材是看下来了。但实践课缺了好几节,有点发愁,盘算着怎么找
Leah去说情。
??有天在图书馆遇到了妙娟,她拉着我神秘地问,对欣雯父亲感觉如何。我说
不会吧,又不是相亲见家长。妙娟偷笑不已,我老实说吧,欣雯有点喜欢上你了,
但她这个人呢,太内向,蒙在心里不愿意和人讲。我笑着说,幸亏还只是有点,
没有陷太深。不过欣雯这样自作主张让我见她父亲,不太好吧。妙娟说,你不喜
欢她吗?我说欣雯是很好的姑娘,不过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妙娟说你别骗我们了,我已经打听过了,你有过女朋友,但早就分手了。再
说了,我们在这里几乎天天在一块,怎么从来没见你女朋友给你打过电话或者听
你说起过。欣雯父亲那里,是我安排的,跟欣雯没太大关系。不过话说回来,老
头对你挺满意的,但不确定你将来会在哪里,干什么,他跟我说了,你如果愿意
留新加坡,就万事大吉,他全包了。
??我真是雷得外焦里嫩,我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这种做法太古旧了,就
跟在电视剧里看到的桥段一样,我暂时还不想考虑这个问题。妙娟默默地想了一
下说,那先谈谈看总可以的吧。你们不往前走一步,怎么知道不合适呢。
??我不想继续这样的谈话了,我拿起书说我得抓紧复习了,缺课太多,再说了,
Leah那边实践课给我打什么分我还头疼得很。妙娟说Leah那边好办,反正她要回
国了,你揪住她求求情,先过了这关,就算以后问责起来,她已经回国做她的阔
太太去了,才不care这些呢。
??我去了Leah的办公室找她,Leah听我说明了来意,沉思了一会儿说,我很想
帮你,但我不能作假。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可以私人帮你补上这些课,但意味
着你要牺牲一些其他的时间包括上课时间了,你看可以吗?我说当然可以当然当
然。
??几个没课的下午,Leah特地抽空带我去把实践课补了一下,其实也谈不上什
么实践,就是实地参观一些实验室,工厂,仓库,物流,流水线,因为全程不许
录音录像,我只好拿个大本子把看到的都记下来回去写报告用。结束时Leah检查
了我的记录本,确保没有记录不该记的东西,她看到我记的内容,感叹说,周你
是个很认真的人,我相信你的报告一定是最棒的。
??完事了我们出来喝了一杯,我随口问你什么时候回国去,Leah抬头看了我一
眼,说本来是定好了这个月底的,现在看可能不会了。我担心她怀疑我打听她的
隐私,就只嗯了一声没有再问。
??Leah突然放下咖啡,很认真地看着我说,周你能帮我一个忙吗?我说只要我
做得到,就没问题。 Leah 静静地看着她的杯子,说你能给我在中国找一份工作
吗?我楞了一下,说你这么资深又漂亮,肯定不难,但我只是个学生,只能帮你
留心一下,不敢说保证你的。 Leah 转着自己的咖啡杯,说,我最大的问题是不
懂中文,你能找个老师或者你自己亲自教我吗?我说你为什么要非中国不去,中
文很难学的。 Leah 说现在谁不知道中国是世界上最有活力的国家,我们在新加
坡做的这么多事,最大的主顾都是中国。为什么不去中国看看呢,我虽然中文完
全不懂,可是我也很喜欢那里的文化。
??我说那好吧,我尽力帮忙就是。 Leah 脸上洋溢出欢乐的笑容,说太好了,
我早就发现你是我认识的最可靠的中国人了。我想起了什么,问她说,诶,你不
是这里有个男朋友的吗?他跟你一块过去吗? Leah 不屑地撇了撇嘴,那个是我
拿来演戏用的道具而已,又不是真的。
??我说那戏演得还成功吗? Leah 微笑着说,反正我家里怕我乱来,答应给我
一段时间认真考虑了。 Leah 耸耸肩说,如果因为我自由恋爱他们剥夺我的继承
权或者受益权的话,我也会考虑请律师打官司的。我叹息说,你们这种故事我听
起来像中世纪的传说,现在连中国都不大有这种事了。 Leah 认真地看着我说,
你不了解,无论东方西方,如果你出身一个比较有钱而有历史的家族,会有很多
让你想不到的限制,特别是女性。她说这个的时候,我有点想到了欣雯。我估计
欣雯未来的婚姻恐怕也是从家族利益着想的吧。
??我思想正溜号着,突然Leah的手从桌子底下直接放在了我的大腿上,我吃了
一惊看向她,只见她表情很暧昧地看着我说,「你一定会帮我的忙的,对吧?」
??除了正式场合,因为天气炎热的原因,我一般都只穿T-shirt 短裤的,这里
的华人女孩一般多是热裤背心,Leah穿的是汗衫和短裙,我的大腿被她突然摸上
来,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我动了下身体表示了我的不安,脸上大概也很忐忑地
说,是的,没错。然后我又加了一句,其实去中国找份工作非常简单的,你大可
不必这样求着我一个人的,互联网很发达,你也可以在网上去Quora 什么问问看,
那里很多人在交流这个话题。
??Leah并没有停手,她很隐秘地用手在我的腿上摩挲,似乎要往我的短裤里伸
的样子。她的表情也变得有点挑逗起来:「可是我只希望得到你的帮助呢,周。」
??我抢在她把我给弄兴奋起来之前推开了她的手,然后站起身说,时间差不多
了,晚上我还有个约会,我得先走了。其实我对Leah并无反感,上次的一夜风流
我也很享受很满意,晚上我也没什么约会,就是得回宿舍去熬夜看书备战。说实
话那个方面是有点想的,但下意识的反应还是拒绝不要惹麻烦上身。
??Leah一副无所谓的神情,她摸出半包烟,说能陪我去抽支烟吗?抽好你就可
以走了。我点点头,陪她走到50多米外的一个吸烟点,就在公交车站几步远的地
方。 Leah 点起一支烟,很熟练地吐了个烟圈,说你晚上是和那两个小女朋友去
约会吗?我脸沉下来,说这是我的隐私,虽然我不情愿,我还是告诉你,不是她
们。 Leah 玩世不恭地弹了弹烟灰说,不管你和我发生什么事,我并不会告诉你
的女朋友的。既然你不是和我的朋友去约会,你可以考虑下和我约会吗?
??我猛地明白了刚才为什么我会下意识地抗拒和反感,因为我感觉到我不愿意
把给她的帮助需要用她的身体来报答,我是在尽一个朋友的本份。也许Leah也并
没有把两者联系起来,只是她个人的一个表述罢了。
??Leah看我沉默没有回答,觉得似乎打动了我的心,她掐掉烟,拿出口腔喷雾
来喷了几下,笑容满面地拉着我的手,紧紧贴着我的身体说,我可以认为你是愿
意了吗?
??我无法拒绝这个金发碧眼前凸后翘香气逼人的美女的诱惑,我打了辆Taxi直
接和她上了车,我正犹豫去哪里,Leah靠在我怀里说,去你住的地方吧。
??路上Leah搂着我的脖子和我狂吻,开车的华人老伯叹息了一声,重重地咳嗽
了几声。 Leah 不情愿地坐正,不过没说什么。下车以后Leah撇撇嘴说,你们中
国人真含蓄。
??新加坡有很多的奇葩规矩甚至法律禁令,但我不确认学生宿舍里可不可以干
这事,但我的确也有点日子没有了,我在脱衣服和Leah去洗澡的时候,已经是胯
下一柱擎天了。 Leah 打开花洒,爱怜地抚弄着我的鸡巴,在麻利地用沐浴露清
洗了我的龟头后,她单脚跪地,用嘴吞下了我的肉棒。
??Leah的口交功夫十分出色,她非常熟练地吞吐着我的鸡巴,舌头灵活地舔着
我的龟头的每一处,这种舒爽的感觉简直一点都不亚于操逼,我爽得挺动着我的
下身,大幅度地在她的嘴里进出。 Leah 似乎很满意我这种主动的抽插,她望向
我的脸上都是笑意,用手不停地抚摸着我的卵袋和会阴,还轻轻抚摸和搔弄着我
的肛门附近。
??Leah用力吃了一会儿,大概有点累了,吐出我的肉棒用手撸着,说你要不要
射在我的脸上。我摇摇头说,还不要呢。 Leah 心领神会,拿起花洒冲了下自己
的下身,扶着墙向我翘起她圆润丰满的白屁股,扭头冲我媚笑了一下。我端着她
的腰,用硬挺的鸡巴对准了她热烘烘粉嫩嫩的骚逼,一贯而入,Leah非常大声而
销魂地叫了一声,伸出一只手和我的一只手紧紧扣在一起,另一只手托着墙,说
亲爱的,操你的小猫咪,现在。
??Leah的屁股形状很好,柔软而有弹性,皮肤雪白柔嫩,阴道里已经充分湿润,
查起来特别舒滑顺畅,在她销魂而曼妙的呻吟叫床声里,我端着她的胯狂操猛干
了不知道多少下,感觉自己已经有了射意。我征求她意见说要射了,Leah马上返
身过来抱着我的脸亲了一下我的唇,然后跪倒在地用力撸着我的鸡巴,我再也无
法忍耐,把积蓄了好几天的精液都射在了她的脸上,她的头发上和嘴唇上都沾满
了我的精液。她一副很享受的表情,伸舌头舔了舔我的精液,满意地站起身,把
我们两个都洗干净擦好。
??Leah光着身子坐在我的床边,打量着我的房间说,你的小女朋友们很好,收
拾得这么干净整齐。我皱了下眉头说,你别乱说,她们俩只是我的普通朋友,再
说了,这房间是我自己收拾打扫干净的。 Leah 赞许地点点头,说不错,现在这
样的年轻人很少了。我客气地说,你自己也不差啊。 Leah 扑哧笑了,摇摇头说,
我和你不一样,我的房间都是佣人打扫的,我自己懒得很。
??我去衣柜边去找睡衣穿,Leah从背后搂上了我,两个奶子翘翘地顶着我的后
背,说不要穿衣服了,反正马上又得脱。我没理她,说你早点回去吧,太晚了不
好。 Leah 用奶子左右按摩下了我的后背,伸手抚摸我的腹肌,说我今晚不走了,
就住在这里。
??我回头惊讶地看着她,说那你明天还穿今天的脏衣服? Leah 格格地笑了,
说你也太不浪漫了,竟然在考虑脏衣服的事情。我明天穿一件你的Tshirt短裤回
去不行吗?
??我还真想过留宿Leah的可能性,毕竟隔壁都住着那些个讨厌的二货,万一他
们敲门来找我,这事不好看,而且Leah毕竟算是我们半个老师,老师和学生发生
点什么绝对是不能容忍的。我有点紧张地想着这事,表情复杂地看着Leah,没有
吭声。
??Leah却大摇大摆地坐回到我的床边,一边拿起手机翻看着,一边说,你难道
不是怕你的女朋友们发现吗?你既然否认了她们不是你的女朋友,你又在担心什
么呢?
??的确欣雯和妙娟有时候会和我一起吃早餐,但我比她们起得早得多,她们没
有过把我堵在宿舍里叫我起床的机会。既然如此了,我也不好扫Leah的兴,就让
她住着呗。
??怕什么来什么,这时我的宿舍的门砰砰地响了,我套上汗衫和短裤,过去打
开门,是一个同来的哥们,和我关系还不错的家伙,他懒洋洋地递给我一些讲义,
说我这些已经看好了,你拿去看吧。我赶紧忙不迭地致谢,他却没有走的意思,
说要不要出去喝一杯,我请客。我也顾不上琢磨他是有什么好事要请客了,赶紧
回绝说我身体不舒服,要早点休息。这哥们看到我门口的高跟鞋,又使劲耸了耸
鼻子,神秘地冲我笑笑说,我懂了,这么重的香气,你怕不是带了个洋妞回来吧。
我可提醒你啊,学校里招妓是违法的,你别想不开啊。我把他推出去,说别扯淡
了,赶紧忙你自个儿的去吧,他哈哈笑着出去了。
??幸亏给我们配备的宿舍是豪华版的,进门的地方有个小小的门厅隔断,要是
国内的或者这里的普通宿舍,早就一览无遗了。
??Leah放下手机说,刚才进来的是胡吧,我说是。 Leah 撇嘴说,他的智商跟
你比差了十条街都不止。
??我不想和她讨论同学,只是看着她说,你确定晚上不回去了吗? Leah 认真
地点点头,说确定。然后马上泛出挑逗的神情说,宝贝你还等什么呢。
??放纵也好,销魂也罢,反正今晚就这样了。我毫不犹豫地搂上Leah那具丰满
诱惑的肉体,单纯从操女人的角度,Leah是近乎完美的,胸,屁股,脸蛋,身材,
美穴,完全不亚于世界级模特,还比她们要丰满得多了。
??第二炮从六九式开始,我贪婪地舔弄着她无毛粉嫩的小逼,西方女人的基因
太强大了,色素沉着水平很低,逼怎么操都不黑,都像少女一般红嫩柔软。 Leah
的阴蒂稍加刺激就会膨胀,阴蒂头如嫩芽般颤栗着,每次舔到她都会大声呻吟加
上身体的抖动。她的两片小阴唇很有型,像花瓣一样盛开在胯间,不像很多女人
那样软趴趴过度柔软。我在舔弄她的阴唇阴蒂的过程中,她已经忍不住来了一次
高潮,爱液虽然没有夸张到喷射的程度,但也如潮水般伴随着阴道的痉挛不停地
从身体里涌出,把我的床单都弄湿了。
??我和她几乎用遍了每个体位,虽然只有两次做爱经历,但我和Leah显得特别
和谐,特别合拍,无论什么做爱姿势,她都很快能配合我的动作,让两个人瞬间
融为一体。特别是在她上位的时候,她的小屁股动得就像通了电的马达,带给我
的刺激之强,让人欲仙欲死。
??我们如同蛇一样地性交了足足两个小时,感觉她至少高潮了十多次,我也射
了两次,几乎用尽了全部的体力。 Leah 坚持要我射在她的花心里,说每次我大
力喷射的时候,她同时达到的高潮是最极致的。我问她的生理期,她笑而不答,
我说万一不安全你怀孕了怎么办。 Leah 不屑地说,想要我就要了,不想要你求
我也不要。至于留不留这个孩子,看我自己心情。我不安地说,你如果未婚先孕
甚至生孩子,那你肯定打破你所有继承相关的禁令了。 Leah 狡黠地笑了一下,
说那就只有你娶了我,才能补救了。
??我有点紧张,说这责任我怕负不起。 Leah 冷笑了一下,说你说对了,如果
你不娶我,怀了娃我自然会去打掉他。我说你们不是不让堕胎吗? Leah 说我跟
你开玩笑的,这两天我是安全期,一点事儿没有。
??Leah紧紧地搂着我说,周,你不要以为我和你这样是要报答或者酬谢你的帮
助,我就是简单想和你做爱而已,也享受和你在一起的时间。今天我很幸福,你
太棒了,你是我遇到过的最好的男人。
??我知道Leah不是什么贞洁少女,她有过很多男人,所以也无所谓她怎么说,
任由她搂着我疲倦地睡去了。
??正在熟睡中,突然宿舍里的对讲响了,我猛地坐起,心想谁这么晚还打对讲。
我摘下对讲,是宿管员的声音,他说周先生吗?有一位陈小姐打来电话让我转告
你,另一位蔡小姐出事了,让你马上联系她。我才想起来回家后把手机搁静音了,
拿过来一看,果然好多妙娟的未接电话。
??我回拨了妙娟的号码,妙娟很快接起来了,她很焦急地在电话里说,你快点
来一趟吧,欣雯被车撞了,正在医院抢救呢。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528cc.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如少年】第十四章 下]